2013 Part I

应该是在南京的最后一整年了,离别的情绪在今年的后半段突然袭来,因此用“感伤”、“留恋”等等词汇来给2013打上一个标签当然是保险的。但这样显然忽视了这一年来,发生在身边的环境和我身上的很多振奋人心或是敏感微妙的变化。

其中在摄影上的变化便是,我顺着2012年的尾巴,在努力的思考“影像的直观性”之于我的意义。然而2013年,拿出相机拍照的时间少了,手机摄影更多的占据了我的生活---或者说---我们的生活。

我一向认为人类的历史可以分为手机摄像头像素突破100万之前和之后,现在提到年初的一个朋友间的聚会,你可能立刻就能在手机里面翻出一张你不愿大家看到的囧照---事实是你的所有朋友都右键另存为了一份拷贝。

手机摄影在技术的推动下,使得摄影的两大基本功用---“证明你在场”和"记录"---无限分离。十九世纪的银版摄影师们当然无法想象现代人类在旅游场景中的“到此一游”的剪刀手手势携带了什么隐喻,如果非要他们给出一个答案,他们可能会把V理解成胜利,于是所有旅客的“到场证明”都有了凯撒的“Veni, Vedi, Vici”式的精神胜利,事实也是如此。你不能否认的是,“让别人知道你去了一个地方”比“你自己真的去了一个地方”来得更加重要。这么想来,所谓的“一个人孤独的旅行”其实一点也不孤独,因为你拍的照片携带了无数你的朋友、你的微博粉丝的注目,只不过你没有wifi的话是上传不了的,所以的话,旅游照片的时间和空间也不经意得被割裂了。

除了这些,手机的便携性极度的发挥了摄影记录的功用,跟笨重的单反说再见吧,体积的减小甚至可以帮助你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拍下别人的面部表情,这也算是一定意义上解决了“摄影的权利”问题---我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

所以在这里我想贴上一些今年手机拍下的照片,也许画质还有进步的空间,也许像卡帕所说---我还不够近,但也算是见证了我一年以来关于摄影的思考。



评论
热度(6)
©Susi摄影社 | Powered by LOFTER

知之酱的私人照片合集 0_0